專訪港大校長張翔:用好“一校兩區”優勢,深圳校區標準甚至要更高
2021-09-11 15:52
來源: 直新聞
人工智能朗讀:

專訪港大校長張翔:用好“一校兩區”優勢,深圳校區標準甚至要更高

【直新聞按】

在深圳就讀香港大學,不久將成為現實!

9月6日,深港高層會晤暨深港合作會議舉行。深圳市與香港大學簽署備忘錄,決定在深合作共建香港大學(深圳)(暫定名)。

9月8日,香港大學校長張翔接受了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秦玥的獨家專訪。在美麗樸素又有歷史厚重感的香港大學校長寓所,張翔向記者講述了港大深圳分校的美好藍圖和他對高等教育的思考。

張翔說,港大到深圳辦學是一個經過深思熟慮的決定,主要是為了配合國家的大灣區戰略,既把香港的優質教育資源帶來深圳,為深圳人民作貢獻,又能為香港大學發展帶來一個新的平臺,是“強強結合”。

“我一直相信源頭創新,有了好的源頭創新,就不會害怕被別人‘卡脖子’。”

張翔認為,一所頂尖大學應該在源頭創新和基礎研究上面領先其他地方,而源頭創新正是港大的優勢之一。他舉例說,港大擁有1000多個專利,世界上最硬的鋼是在港大發明的,港大正在做的噴鼻式新冠疫苗有所突破,納米、芯片研究在世界上都是領先的,這些都可以為大灣區信息技術產業作貢獻。

港大另外一個優勢是國際化,無論是學校觀念,還是教師、學生的國際化程度,在全球都可以說是“翹楚”。“過去三年港大連續被評為全球最國際化的大學”,張翔舉例說,港大最近引進的教授都是在耶魯、普林斯頓、伯克利這樣頂尖的學校已經做到了正教授的。

而在張翔看來,深圳的優勢是創新土壤豐厚,投資環境良好。

“但是香港也有弱點,比如說它的投資方面,還有創新的機制方面,這些要向深圳學習,所以雙方有長有短,大家互補,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事兒。

校園將選址深圳市南山區石壁龍片區。張翔校長特意為記者展示了校方精心制作的一張深圳校區土地規劃圖。他說,希望利用港大“一校兩區”,發揮港大國際化優勢,在深圳校區做創新,特別是做好源頭創新。在辦學標準上,深圳校區一樣是“港大標準”,甚至更高。

“就像一個人的兩條腿,一條腿在香港,一條腿在深圳;一個心臟,一個大腦,這樣的話兩個學校的專業可以互補,師資也是一樣的標準,甚至希望在深圳做更高的標準,因為我們想做一個非常國際化的校區。”

就在港大宣布在深圳開辦分校的當天,《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正式公布。對于這樣的機緣巧合,張翔用“非常高興”來形容。

在教育方面,《前海方案》提出,在前海合作區引進港澳及國際知名大學開展高水平合作辦學,建設港澳青年教育培訓基地。

“港大可能是最接近于前海的一所高等學校,我希望港大在深圳校區能夠為前海來做服務,來作貢獻。”張翔認為,開辦新校區也將為香港學生帶來許多機會,未來香港學生可以到前海、到深圳的大公司來實習、工作,增加對國家的認識。

大學應該培養什么樣的人呢?作為一名大學校長,張翔給出了這樣的答案。

“你從小學、中學到大學,這個過程實際上是培養一個人的思考、思維過程……不單單是考試好,不單單是讀一個好學校,而是要想別人想不到的東西,要去挑戰書本上的現有知識,包括自己的老師、所謂的學術權威,也要去挑戰,問一個為什么,只有這樣的話才能探索別人探索不到的東西。”

關于辦大學的宗旨,“放眼全中國,胸懷全世界”是張翔口中的高頻詞。

“我覺得我們作為一個立足中國,放眼全世界的大學,我們想到的應該是怎么樣去解決人類共同面臨的困難和挑戰。”

張翔也毫不諱言,在國際環境發生深刻變化、香港處在中西方國家摩擦“風眼”的當下,大學的責任。

“我們港大在110年前建校,當時建校的宗旨就是為中國而立,所以我們不簡單是一間中國的學校,而是我們從建校的第一天開始,就是為中國來作貢獻的。這一點在香港也好,在內地也好,我們港大的宗旨不會變的。我希望我們看到的香港大學不單單是立足香港、立足大灣區,同時我們是中國的學校,也是全世界的學校。”

值得一提的是,張翔親自當起了港大的“代言人”,帶記者到港大校長寓所一探究竟,拍下了這段vlog。

以下是本期《新使命大未來——港澳名人系列訪談》實錄,閱讀約需10分鐘,值得全文通讀。您也可以直接下拉至文末觀看9月8日于深圳衛視《直播港澳臺》播出的專訪片段。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香港大學與深圳市政府簽署了意向協議,在南山區建立港大分校。校長,首先想請您分享一下,港大到深圳建立分校的構思是什么時候開始的?校方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決定?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我們港大到深圳辦學是一個經過深思熟慮的決定,也感謝深圳市政府和市委對我們的關心和支持。這一次終于在深圳南山能夠建立校區,我們非常高興有這個機會來大灣區(內地城市)、為深圳市民作貢獻。香港大學到深圳辦學,我想主要的是為了實現國家的大灣區戰略,同時也是想把香港的優質教育資源帶來深圳,為深圳人民作貢獻。另外也為香港大學自身的發展帶來一個新的平臺。因為大家都知道深圳的創新做得非常好,香港這邊的國際化和我們的基礎研究做得非常好,所以,如果把這兩部分強強結合,也是我們港大來深圳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港大深圳分校為何選址在南山區?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我們是服從深圳市的安排,當然,我想深圳市把南山區作為一個創新的高地,把香港大學請到南山來,也是一個非常有遠見的戰略動作。在南山區我們有很好的合作的伙伴、資源,我相信南山區一定可以成為我們深港合作的一個標桿地方。同時我覺得在南山有很多國際頂尖的企業和學校,我們大家在一起很好的合作,有一種1+1大于2的效果。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我們知道港大與深圳市政府簽意向協議的時間點是在深港高層會議期間,又逢前海方案出臺,可以說是喜上加喜,我們也想了解一下,意向協議之后,港大方面下一步會展開哪些相關的工作準備?您星期五到深圳,又會展開哪些議題的討論?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這一次的意向性協議是一個框架性的,具體的還有很多細化的地方,我們需要和深圳市政府各方來協商,把具體的一些計劃落實,包括時間的節點、怎么樣去開辦分期,因為我們是至少分兩期來開辦這個學校,港大是一個綜合性大學,全面覆蓋了很多學科,我們希望這樣的一個綜合性大學能為深圳的發展作出貢獻。

香港大學已經是世界一流大學了,所以我們來到深圳的話,不是說從零做起,而是把香港的大學的一些優質資源馬上就能帶過來,提高深圳的創新高度,同時我們也希望帶來教育資源,讓深圳市民受惠,譬如為大家帶來教育、醫療和文化方面的優勢。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講到港大優勢方面,其實深圳在教育方面這幾年發展得很快,包括深大,還有南方科技大學的一些重點實驗室,另外不止是深圳,包括大灣區各個城市的基礎教育和高等教育發展都挺快的,您覺得港大來深圳的話,和內地這些學校會不會存在一個競爭的關系?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競爭是好事,我們歡迎競爭。港大的優勢是沉淀了110年的國際頂尖大學,尤其我們在基礎研究方面我覺得在亞洲是名列前茅的,所以我們希望能夠和兄弟院校在深圳一起合作,大家一起開拓新的領域,互相得利。這些都是非常好的事情,我們也期待和在深圳的幾所年輕學校,大家一起來把深圳的高等教育做上去。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大家也關注港大到深圳建分校,學歷文憑的含金量是怎樣的?因為其實過往也有不少香港高校到內地辦分校或是項目,畢業后的學歷、證書等等來看,每個學校的情況都不同。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這是個很重要的問題,因為國內很多學校都在辦分校,是吧?不過我想講,我們這一次實際上做的是很不一樣的。很多其他的學校去另外一個地方辦分校,很多師資可能不是他們本校自己的。但我們是想辦成兩個校區,我用校區來形容,打個比方,就像一個人的兩條腿,一條腿在香港、一條腿在深圳;一個心臟,一個大腦,這樣的話兩個學校的專業可以是互補的,同時師資也是一樣的標準,甚至我們希望在深圳做更高的標準,因為我們想做一個非常國際化的校區。這樣的話不但是引進國際頂尖的學者,同時把香港的一些頂尖的學者也引到深圳來,兩邊互相合作,是互補而不是互相競爭的。

我希望這兩個學校能夠成為一體,就像人的兩條腿一樣,他的血液是通過心臟來流動的,當然具體怎么做要和深圳市有關方面繼續商討,大家來做一個新型的教育模式。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校長,我想詳細的追問一下,您剛才說互補,可不可以說其實兩個校區可以有不同的專業,甚至說學生之間可以在不同的校區上課,比如說第一個學期在深圳,第二個學期在香港,有沒有這樣的一些類似的想法?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我現在講的只是初步的想法,還要和深圳方面去研討。當然,我們是非常想把專業做成頂尖的,希望兩邊的人員交往合作非常緊密,而不是說一個分校,和母校基本上沒什么關系。這種(子母校形式)在國內做了很多,已經看到各個地方都有,但是我覺得我們是想做一個學校、兩個校區,這個概念是不一樣的。兩個校區是同等的,大家在一起合作交流,學生的互換也是自然的。當然要根據學生自己的意愿,你想在深圳上某門課、還是在香港上某門課,這個是大家自愿選課的,教授也是這樣,你今天可以這學期在香港教幾何,下學期可以到深圳去教代數,這樣的話,兩邊的結合是非常緊密的。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說到頂尖的一些科目,比如香港年年DSE的考生狀元,每個高校都以頂尖科目來爭取這些狀元。這幾年其實無論是在香港、內地還是國際也都有“搶人大戰”,目前除了香港大學,我們看到香港的其他高校也在大灣區不同的城市準備或已開始建立分校,您認為港大自己獨特的優勢是在哪里?重點的科目又是什么?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學校在一個地方或是一個區域競爭,這是非常好的事情,我認為是應該鼓勵的。但是一個學校尤其像港大這樣的已經是國際一流學校,我們的眼光應該放在全世界,而不是放在香港或是華南地區,我們應該放眼全中國,胸懷全世界,這樣的話你的教育才能做到最好。哈佛大學它并不僅僅是整天在關注波士頓或是麻省出了什么事情、做了什么事情,他們必須要解決人類的問題,大家共同關心的問題,比如說氣候變化,這是影響到每個國家、每個區域的問題。今年大家看到很多極端氣候的情況發生,怎么樣來對付這樣一個全人類共同面臨的挑戰?這是一流大學所必須要具備的,而不是說僅僅去整天在比排名分數這些事。

回過來講,一個學校的底蘊在于它的學術的氣氛。香港大學110年來一直遵循著對于基礎研究的探索精神,大家有10年磨一劍的氣氛,而不是說浮躁,或是說急著趕一個什么排名、或是一個什么獎,這些我想是香港學校的優勢,我也希望能夠把這種精神帶到大灣區來,一種新型的科研模式,不焦躁、能沉下心來做一些學問;而這個學問從長遠來講,會對工業、對社會、對技術都可以有大的影響。

我一直相信源頭創新,有了好的源頭創新,就不會害怕被別人“卡脖子”。因為源頭創新做不好,所以經常會被“卡脖子”,所以我們覺得一所頂尖大學應該在源頭創新和基礎研究上面領先其他地方,所以這也是港大其中一個優勢。

另外一個優勢就是港大的國際化,港大過去10年來一直是國際化做的最好的基礎學校之一,過去三年我們連續被評為全球最國際化的大學。國際化會帶來的不單單是一個教授的組成、學生組成,同時帶來的是一種文化氛圍。你也知道香港是東西方文化相交的地方,它的文化多元帶來了學術的氣氛和創新的精神。深圳則是有很好的創新氛圍,我們希望把國際化帶進來后,使深圳的國際化做到一個新的高度。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您剛才提到港大其實有幾個比較顯著的優勢,第一是基礎研究和源頭創新,第二是國際化,相信中央也看到了港大這些方面的優勢,在最近出臺的《前海方案》中,有一個章節特別提到說在前海合作區引進一些高水平合作辦學,建立港澳青年教育培訓基地,您覺得怎么利用這些您剛剛提到的港大的優勢,跟深圳前海或是大灣區、甚至內地對接好?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中央在前海的藍圖畫得非常好,我們也非常高興能同時有這個機會、在同一天,港大在深圳設立分校的消息能和中央發布前海方案的消息吻合起來。港大可能是最接近于前海的一所高等學校,我希望港大在深圳的校區能夠為前海來做服務,來作貢獻,尤其是我們的源頭創新,包括在文科、法律、商務這些方面,港大有非常強大的實力,尤其是在國際法、普通法這一方面,在大中華地區是沒有學校可以和港大相比的。所以我們希望能夠把這些優勢學科帶到前海、帶到深圳來,為深圳市服務,同時也進一步發展提高我們這些學科的優勢,就是說,在新的經濟模式下和開放條件下,怎么樣做好中國的工業和開放創新,這些對我們來說也是新的課題,同時也為我們香港青年學生提供了一些實習的機會,我想他們也可以到前海、到深圳的大公司來實習,來工作,這樣也增加他們對我們深圳和內地的認識。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開放創新人才是每個國家都在爭取和培養的,您認為港大是否也肩負了一個培養港澳青年、幫助大灣區培養創新科技人才的重任?另外港大也吸收了很多國際人才,包括華裔科學家等,這方面港大的新校區是否也肩負了向大灣區輸入國際化人才的重任?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是的,這也是我們到大灣區來的一個思考。因為我覺得源頭創新在整個中國,包括香港都非常的重要,我們被“卡脖子”就是因為我們源頭創新做的還有差距。源頭創新主要在于基礎研究,而基礎研究和一個學校的沉淀是有很大關系的。港大在這個方面,我剛才跟你也提到了,就是說有很多年的優勢,我們也愿意把這個優勢帶到深圳來,為深圳的發展作貢獻。

但同時你講的對,國際人才是創新最重要的因素,怎么樣吸引最頂尖的人才?你也知道香港作為一個頂尖的國際化城市,它的國際人才不單單是華裔,包括外籍人士,他們到香港來工作學習非常有優勢,香港對他們也很有吸引力。

我們希望利用港大“一校兩區”,我們在香港的校區有國際化的都市優勢、吸引國際化的人才,同時在深圳校區做創新,兩邊互補,互相合作,這樣也是希望能有一部分國際人才能來深圳,保證教學的國際化,為深圳的創新作貢獻,同時為提高深圳國際化的程度作貢獻。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說到港大國際化的優勢,我自己感受比較明顯,我十幾年前來香港讀書的時候,學校的國際學生來自五湖四海,歐美的也有,但后來聽說歐美學生逐漸少了,東南亞學生有不少,近期聽學弟學妹說校內的國際學生越來越少,您曾經在去年的一個論壇上說其他人學很很快,走得很快,香港大學不前進就會落后,您認為在目前國際環境下,港大是在逐漸失去這種國際化的優勢嗎?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沒有的,我覺得其實國際化是幾個方面,第一個國際化是指人的觀念的國際化。你是一位深圳市民,你是一位香港市民,但是你的眼光、你的眼界是國際化的,這個東西非常重要。我相信我們內地有很多學生是非常國際化的,香港學生的國際化眼光程度還是比較高的,因為香港是多少年來東西方文化交匯的地方,所以這一點要強調。

第二個國際化表現在學校的師資。你的教師的國際化程度。我們2/3的老師是外籍老師和教授,這在全世界是很少的,包括美國。港大師資的國際化程度非常高。還有一點,國際化并不意味著你拿到最好的人才,你的國際化質量也很重要。比如說我們最近吸引了一批頂尖的學者,包括我們和哈佛大學在競爭一個頂尖的講座教授,最后我們把他請到了港大來,打敗了哈佛大學,這雖然是一個個例,但當然我們也是很高興的。另外我也可以跟你分享一下,我們最近引進的頂尖的教授都是在耶魯大學、普林斯頓大學、伯克利這樣頂尖的學校已經做到了正教授的,他們到港大來任教,這一批頂尖的國際人才到港大來,我想是一個很好的開端。

以后香港和大灣區(內地城市)對國際人才的吸引力還是相當大,但是盡管因為疫情到內地、到香港都不容易,也有一定的影響,但是我相信今后的學生也是這樣,因為在疫情期間大家都要保守起見,留在當地學習,包括我們自己的學生目前去到歐美學習的機會也減少了一些。另外一個國際化的程度是表現在我們的學生。港大有2/3的學生都有機會到國外去學習,這一點也相當重要,因為這對他們的國際化眼光、學習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科目都非常有益處。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校長能不能分享一下當時跟哈佛大學競爭教授的過程,他為什么最后選擇了港大?這位教授有沒有分享他來的原因是什么?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我想首先是香港這個地方,包括大灣區(內地城市),其實城市群是連在一起的。香港是國際化的城市,有多元的文化,所以很多外國人包括華裔也都愿意來香港來工作,尤其是他的英文環境,這個是非常大的吸引力,更不要說它的美食文化等各個方面。

具體來講,我們對國際人才的吸引表現在幾個方面,第一是中西文化交流交匯的地方,所以有很多特別是外國學者的話,他如果想換一種生活方式,包括對大灣區的一種向往。所以這也是個很好的機會,如果外國學者來得多了以后,如果愿意到港大的深圳校區去教學,去做科研,逐漸認識深圳校區,對深圳市的認識也會提高,這樣也會帶動深圳的國際化。

實際上香港歷來是國際人才聚集的地方,包括金融、教育、科研,這些方面的優勢我想我們也可以向大灣區擴散,去為其他的城市做貢獻。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想再和您談談青年教育培訓這方面,現在國家希望在大灣區建創科基地,培養創科人才,我在學校讀書的感受是要多思考,自主創新對創新原動力也非常重要,特別是能夠激發人們的思考,港大會不會把這些理念通過深圳分校分享出去,帶動大家對創新方面的思考?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是的,因為創新就像您講的,要想別人想不到的事情,所以一定要打破一些框框,包括書本上學到的知識不一定都是對的。比如說數學、物理、化學,包括一些基礎科學,你總是要挑戰它的一些基本原理,基本的方程思考,只有這樣才能做出大學問出來。所以這也是創新的一個源泉,我們學生不要怕困難,不要怕失敗,要敢于問為什么,獨立去想一個問題,只有這樣的話才能培養一種思考的方式。當你在華為、在騰訊去做一些頂尖科技的時候,你才能想到別人想不到的東西,一些新的技術才能發展出來,所以這個很重要。

這也是我們港大優勢的地方,我覺得多元的文化就會激發大家經常會想一些,為什么有些東西是可以這樣做、那樣做。我曾經也教過包括內地、臺灣、香港、新加坡、澳門的學生,他們的學生科學夏令營我也去教過,我就發現各個地方的學生是非常不一樣的,由于所處的文化不一樣,他們的創新和學習的方式也不太一樣。所以如果像我們港澳青年和深圳乃至全國各地的年輕學生,大家聚在一起有一種思想的碰撞,包括更多的交流,這就很好。

其實教育和創新是完全聯系起來的,你從小學、中學到大學,這個過程實際上是培養一個人的思考、思維過程。我覺得香港在這個方面還是有優勢的,盡管教育有很多方面,包括考試等,但是怎么樣去思考?怎么樣去想一個別人想不到的問題,這很重要。所以我經常跟香港的學生也好,跟內地的學生也經常座談,我覺得每一個學生都應該有一種敢于向學術權威去挑戰的精神,比如說像我的學生,盡管我是他們的教授,我還是經常要他們來挑戰我,來問我一些科學上面的、我自己答不上來的問題。有一天學生把老師問倒了,這時候學生的創新精神就上來了。

所以我相信這一點在國外、在香港、在內地都非常重要,就是說怎么樣培養一個人的創新精神,不單單是考試好,不單單是讀一個好學校,而是要想別人想不到的東西,要去挑戰書本上的現有知識,包括自己的老師、所謂的學術權威,也要去挑戰,問一個為什么,只有這樣的話才能探索別人探索不到的東西。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香港有一國兩制的優勢,包括像是知識產權方面審批的比較寬松,其實這個是變相的支持本地學生,鼓勵他們去創新,因為發明出來一個東西不需要那么多的流程。但是香港缺乏的是把產品產業化,怎么把香港的這種創新成果轉為產業,這方面其實大家也有很多的討論,那么港大在這個方面有多大程度去支持?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其實香港的學校包括港大在創新方面做得非常好,只不過你講得對,就是說創新的土壤不像深圳這么豐厚,尤其是像投資方面這方面,因為香港主要是金融房地產非常發達,這也導致了其他方面不太發達,尤其是創新的產業。這一點其實香港最近這10年一直在做,而且做得相當不錯,我想香港的優勢在于創業的文化和國際接軌得不錯,大家尊重知識產權,你抄我、我抄你的情況比較少。

當時香港也有弱點,比如說它的投資方面,還有創新的機制方面,這些要向深圳學習,所以雙方有長有短,大家互補,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事兒香港大學因為在基礎研究做得比較好,我們的源頭創新做得非常好,我們有1000多個專利,有的教授已經在深圳、在大灣區做公司了,今后如果有了新的校區以后,那我們是如虎添翼,本來是一個翅膀,現在兩個翅膀,所以飛起來會飛得更高、更快。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您剛才說的港大源頭創新的這些專利發明中,有沒有那些是現在比較重點關注的,或者是國家現在比較需要的?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對,港大有很多學科,我就不一一的說了,但是有一些是非常突出的,比如我們醫療方面,醫學方面,我們有一位教授現在正在做噴鼻式的新冠疫苗,現在已經到臨床二期了,他們現在正在籌備一個公司,這個也是非常好的事情。其他的比如說工程學院,他們正在做一些新的材料,世界上最硬的鋼是在港大發明的,我們現在正在和國內的鋼鐵工業也在做深入的合作。還有我們最近在做的納米技術,包括芯片,我們現在擁有一個年輕的團隊,這一批教授是做三納米、一納米技術的頂尖人才,在世界上領先的,這些都是為可以為大灣區的信息技術產業作貢獻的。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像是您剛才說到的關于芯片以及一些重點項目創新研究,目前特區政府對香港大學的支援如何?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特區政府其實在最近幾年對大學創新的支持非常大,比如說港大現在有9個研究所、研究中心,他們給每一個都是4到5億港幣這樣的一個支持力度,非常大,我們現在這9個研究中心在醫療方面,在人工智能,機器人方面都有很好的(研究)部署。所以關于源頭創新方面,我相信會有一大批新的、更加好的成果出來。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還想請您分享一下關于今年的泰晤士高等教育排名,雖然您曾經說港大的優勢是如果不努力,優勢會慢慢減少,但我們看到港大在今年的排名提高了9位到第30位,再創新高,在這么競爭激烈和復雜的國際環境下,這個排名是不是得來不易?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當然,我以前也講過,我現在再講一遍,一個一流大學不應該是看排名的,而是應該看它培養的學生質量,以及教師的質量,包括對社會的貢獻。這個看起來泛泛的,其實很簡單,我自己講就是你能不能和其他一流大學,和耶魯、和普林斯頓、和哈佛去競爭教授?你如果可以的話,你就是一流大學。所以這一點很重要。具體的排名上上下下,盡管今年我們排的比較好,但我覺得我們作為一個立足中國,放眼全世界的大學,我們想到的應該是怎么樣去解決人類共同面臨的困難和挑戰。比如說,我早先講到氣候的問題,這是個大問題,現在極端氣候不斷出現,人類該怎么樣共同來對付這個問題,這里面是跨學科的,可以從能源、從材料、從氣候、從地理學、地質學,這是橫跨多個學科的,非常重要,所以需要一個非常大的眼界、眼光去做這個事情。所以我想港大在這個方面有很好的傳統,大家沉下心來做很深的學問,去解決全人類的問題,這個是很重要的。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關于師資的問題,最近聽說學校里有一些教授離開了香港或是選擇了移民,這對學校的學術還有包括整體的師資力量會不會有影響?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這個不會了,我想首先其實離開的教授沒有很多,因為“走”和“來”,我們用物理學概念來講叫“動態平衡”。你每年走10個教授,給別人挖走了,你應該高興的,因為他們的學術水平是很高的,所以才被別人挖走。但同時你也去和哈佛、和耶魯去競爭,拿他們的教授過來,這就是頂尖學校應該做的事情。所以我們不擔心,因為我們最近也雇了一批很好的教授。教授離開有很多個人的原因,也有其他學校可能給的工資待遇更好的原因,這個都是正常的交流。

我想我們最主要的是要創造一種文化、一種氛圍、一種環境,怎么樣令好的學者到港大來能做好的學問,沉下心來不被其他東西干擾,這一點講起來很容易、但是不容易做到的。

我想不管是在任何其他世界的地方,其實這都是一個挑戰,有各種各樣的困難,作為一個學校的管理層,怎么樣去創造一種氣氛,讓好的學者做他們想做的事情,做好的學問,然后他們的學問能夠產生好的社會效益,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秦玥:您剛剛提到面臨很多挑戰,現在國際環境也出現了很大的變化,包括香港處在中西方國家的摩擦風眼中,作為香港大學的校長,肩負育人責任,肩負社會責任,您認為大學應該堅守的底線是什么?

香港大學校長 張翔:你講的很重要,現在實際的國際環境,包括香港還有其他地方都面臨著不同程度的挑戰。我們中國有一句話叫做“危機危機,有危就有機”,我想對中國、對世界都是這樣,只有在危機的時候,大家才能想辦法要去解決危機,才能找到共同有興趣的地方來做一些有益的事情。

所以我相信即使有目前來看比較困難的時候,大家還是應該站得高、看得遠,要看到10年以后、50年以后的事情,而這個是一個大學應該培養我們學生做的事情:要有遠大的理想和胸懷。

尤其是我們港大在110年前建校,當時建校的宗旨就是為中國而立,所以我們不簡單是一間中國的學校,而是我們從建校的第一天開始,就是為中國來做貢獻的。這一點在香港也好,在內地也好,我們港大的宗旨不會變的。我希望我們看到的香港大學不單單是立足香港、立足大灣區,同時我們是中國的學校,也是全世界的學校。

深圳衛視《直播港澳臺》9月8日播出的專訪片段

[編輯:譚悅]
成 人影片 免费观看亚洲